您當前位置:首頁>>名人殿堂

作家賈平凹:我最怕“文字中的味道”譯不過去

來源:中國新聞網   作者:邊峰   2019-08-05


第29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上舉辦了賈平凹讀者見面會。供圖


  “所謂世界的文學,其實就是翻譯文學,不翻譯出去是看不懂的。我們在80年代讀外國作品都是翻譯過來的,翻譯作品給改革開放后中國文學的發展,提供的幫助太大了。”賈平凹表示。

  此間正在西安舉辦的第29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上,由作家出版社主辦的賈平凹讀者見面會是非常火爆的一場活動。在28日下午的這場見面會上,賈平凹與評論家王春林、翻譯家迪蘭討論了中國小說走向世界的話題。



第29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上舉辦了賈平凹讀者見面會。供圖


  見面會設置在書博會展館最大的主舞臺。開場前,觀眾席已經被民眾擠得滿滿當當,過道也被堵得嚴嚴實實,無處插足。他的作品《秦腔》《浮躁》《廢都》等也在本屆書博會上銷售火爆。

  賈平凹受到了明星般的追捧,他被民眾紛紛圍住合影,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才擠上了舞臺。這令他有幾分意外:“每一屆全國書博會我都會參加,這次是在家門口舉辦的。我沒想到會來這么多人。”賈平凹對主辦方作家出版社表示了感謝。

  1991年,賈平凹的長篇小說《浮躁》被翻譯為英文。但此后很長一段時間,盡管他持續高產,但作品翻譯卻始終“慢了半拍”。賈平凹表示,造成這種原因主要是因為自己長期居住在西安,與國外的漢學家交往較少,在翻譯上顯得有些被動,“作品翻譯只能守株待兔”。

  近年來,賈平凹的作品翻譯進入一個爆發期。加拿大翻譯家迪蘭正在翻譯賈平凹獲得茅盾文學獎的作品《秦腔》。他說,原本擔心書里的方言會是障礙,后來發現最難的是書里對戲曲的描寫。“比如在書中寫了段秦腔戲《轅門斬子》,你如果不知道楊家將的故事背景,是很難翻譯的。”

  賈平凹也表示,不同語言之間的文字轉換絕非易事。“我的作品里有一些中國傳統的東西,所以我最怕把文字中的味道翻不過去。我跟一些翻譯家交流過,他們都認為文字之外的言外之意比較難翻,也反映我的作品翻譯確實比較難。”因此,這些年他和國外的漢學家、翻譯家溝通頻率高了,常邀請他們來陜西了解山川地貌、民俗生活。迪蘭不知道窯洞是什么,賈平凹就帶他去看窯洞、去易俗社聽秦腔。

  他也會通過郵件與翻譯家們保持溝通。他有不少農村題材的作品,往往會出現很多讓外國翻譯家發懵的詞匯,如生產隊、記工分、糧票等。“如果不解釋,外國人想象不到這是啥東西。”

  評論家王春林說,美文不可譯,文學翻譯某種意義上是比文學創作更困難。作為一名優秀的翻譯家,不僅要具備雙語能力,還必須對文字背后的文化有深入了解。

  在談及今后的寫作計劃時,賈平凹說,自己的作品一是寫現實生活,從商洛老家發展到寫秦嶺故事;二是寫中國這一百年來發生的事情,以及各個時期人們的生存狀況。但是反映城市題材的作品較少。

  “我在城市里生活幾十年了,好像只寫過《廢都》,后來寫了《高興》,但嚴格來說《高興》也不是城市故事,是農民進城打工的故事。”賈平凹透露,自己目前正在籌備一部城市題材的小說,計劃明年與讀者見面。(完)



 

【責任編輯:長樂】

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

微信
20选五开奖结果